学习党史 致敬楷模丨教育救国李植庭(上)

QQ截图20210714085047.jpg

他倾注毕生精力办学五十余载,1915年创办的双凤学校成为寿光早期党组织的“革命摇篮”。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先后创办博兴纯化清河学校、新安实验小学;新中国成立后,受政府委托筹建寿光中学和寿光第二中学。“勤一生俭一生勤俭一生,教到底学到底教学到底”,这副由省政协领导曲溪题写的楹联,凝练了大家对李植庭的爱戴和敬重,同时也是李植庭高尚品格的真实写照。

不领“工钱”的校长

1871年3月,李植庭出生于今田柳镇崔家庄村。青年时期,他立志走教育救国的道路。最初,他在村里任私塾老师。辛亥革命之后,他开始倡办新式学堂,为此还动了一番心思:群众不支持,他挨门挨户宣传动员;没有校舍,他向有闲房的人家去借;经费不足,他提出“集资兴学”大家凑;缺少桌凳,他让自己作木工活的两个儿子,利用废旧木料做成桌凳,甚至还卖了几亩地投入到建校中。

他自己担任校长还兼做教员,甘尽义务,不拿薪水。大伙过意不去,主动凑集了四十吊钱送他作为生活补贴,他把这些钱全部用作学校教学和冬季取暖的开销,年底结算收支时仍有十吊钱的债务,他毫无怨言地主动承担下来。“教书一年,欠钱十吊”在当地广为传诵。他很关心贫苦家庭的学生,专设了助学金,有些家境贫寒、无力继续上学的学生,通过助学金救助得以完成学业。

由于办学经费不足,教师工资很难及时发放,他就在家里学人家纺线卖钱,补贴办学经费。一个年近五旬的男人,白天在讲台上满腔热情地教学,夜晚拖着疲惫的身子,在昏暗的油灯下用笨拙的双手摇着纺车纺线,卖掉丝线赚来一些钱,作为支付工资的补贴。群众编成顺口溜称赞他,“冬至虽冷天气好,崔家学校已落成。奎斋借屋作教室,群众集款备桌凳。白手起家办学校,多亏崔家李植庭。”

1925年,寿光党组织建立早期,他追随革命,主动让职担任名誉校长,聘请共产党员张玉山、赵一萍、李灼亭等到校任教,将红色的火种和进步的思想带入学校。他表面上不介入革命活动,却不动声色地为寿光党组织的早期发展做了大量工作,为革命教育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抗战爆发后,他主动加入抗敌后援会,说服家人将家里的大骡子献给八支队,并号召人们支援抗战。许多在校学生受到鼓舞,纷纷投笔从戎,加入到抗日队伍中去。有一首支前民谣至今仍在寿光乡村传诵:“最后一碗米,用来做军粮;最后一尺布,用来缝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送到战场上。”

自己种菜的参议长

李植庭一向提倡勤俭,参加革命队伍之后,更是只求奉献,不事索取。1940年之后,他先后任清河区参议长、渤海区参议长,古稀之年还仍然坚持生产劳动,处处传诵着他老当益壮、躬身耕作的佳话。他用自己种出的蔬菜招待军区政委景晓村,“我没有鱼肉招待你,只有萝卜、豆角,全是亲手种的,也算别有风味吧。”景晓村赞叹说:“我能吃上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亲手种植的菜,真是受宠若惊啊!”1947年秋,山东解放军暂时集中于黄河以北的狭小地区,人一下子多了,吃饭也成了大问题。为了让部队先吃上饭,李植庭有时几天也吃不上一顿好饭,时间久了身体渐渐消瘦下来。机关领导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经过开会研究后,安排炊事员买了几个鸡蛋给李植庭开小灶。当炊事员把煮好的鸡蛋送来时被他谢绝了,他说:“面对暂时困难,需要我们团结起来共同承担,我也是共产党员,没有理由搞特殊。别人菜都吃不上,我能咽得下鸡蛋吗?”随后,他又劝慰炊事员说:“还是送给有伤病的战士吃吧,他们养好伤病,可以上前线打仗。我在后方,暂时有困难,能吃上南瓜就不错,你就给我煮南瓜吧。”炊事员煮好南瓜以后端过来,看着李植庭吃得很香。李植庭对炊事员说:“我们今天多受点苦,将来大众就可能多享点福。吃苦为革命,吃苦为人民,苦得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