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光模式再升级:这里崛起中国蔬菜产业硅谷

微信图片_20210723084635.jpg

编者按:在新的时代发展机遇下,潍坊“三个模式”如何与时俱进,挖掘出新内涵?近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潍坊、寿光、诸城三地进行了深度采访,推出聚焦潍坊三个模式再提升系列报道,此为第三篇·聚焦寿光模式。

“硅谷”,最鲜明标签是世界科技创新中心。在中国,寿光这个上个世纪80年代崛起的中国蔬菜之乡,现在正爆发出像硅谷一样的创造力。

这正是“寿光模式”引人探究之处——一个发端于农耕文明的模式,为什么能爆发出强大溢出效应,在全球开枝散叶?为什么能把全球顶级种业公司吸引过来,成为全球种业风向标?一个县级市为什么能把国家级研发平台、全球顶级科研人才、跨国巨头吸引过来,更能吸引大批年轻人返乡创业?

1. 全球顶尖种子公司集结寿光传递什么信号?

6月23日,在寿光东斟灌村,来自山西阳城的一批乡镇党委书记正在向村民李保民讨教蔬菜合作社的情况。

这座煤炭之乡正在转型中,派出了一个以乡镇党委书记为主的120人团队来山东学习,来寿光主要学乡村振兴。

东斟灌村以种植大棚彩椒闻名,“一村一品”是寿光蔬菜产业的典型特征,这一点和硅谷很相似,就是特色产业高度聚集,每家都有自己的“招牌菜”。

在东斟灌村,长400米,总造价160万的“航母级”大棚有4个,长300米、造价超过百万的大棚有66个,在这里能见识到全国最好最全的设施大棚技术。

这里也是全球顶级种业公司的“中试车间”,“曼迪”、“苏菲2号”等彩椒品种都在这里试种过。荷兰瑞克斯旺和先正达就在李保民的大棚里“打擂台”,瑞克斯旺今年试种了13个品种,试种后再把表现最好的挑出来推向市场。

法国里昂人、威马米克多公司驻寿光基地负责人马岫说,如果想成为一个世界知名种子公司,那你首先要在寿光取得成功。

1998年12月,先正达前身瑞士诺华农业在寿光成立合资公司。随后,以色列海泽拉、荷兰瑞克斯旺、美国圣尼斯、荷兰安莎、纽内姆等多家公司进驻。纽内姆在寿光的研发中心从200亩地扩展到400亩。截至目前,先后有30多家国外种子公司在寿光设立育种研发基地。

为什么寿光成为全球种业鏖战的“一线战场”?

因为这里能种出全球最好的蔬菜。“瑞克斯旺、先正达的种子,只有找李保民这些‘老司机’,才能将研发成果最完美地种出来。” 东斟灌村团支书尹成友说。

光会种菜远远不够。在这个县级市,你能观察到当地蔬菜产业深度契入全球化的种种痕迹——

每年有900万吨蔬菜经由寿光集散到全世界,寿光蔬菜企业通过和外国公司合作,建立了一个全球营销网络。东斟灌村生产的彩椒,有75%通过贸易商出口到俄罗斯和新加坡,这些贸易商在寿光都有代办点。

在全球化浪潮中,寿光蔬菜产业集团和农发集团成为寿光蔬菜产业大步“走出去、引进来”的两个代表性企业。  

寿光蔬菜产业集团是一家民企,入选国家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500强,先后在荷兰、日本等国家成立分公司和研发种植基地,开展蔬菜种业研发,工厂化育苗和现代农业人才培训等方面的合作,2020年启动运营广州展示交易中心,以国内外生产基地和营销中心为基点,形成辐射日韩、东南亚、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的生产基地和营销网络。

农发集团正在与正大集团合作投资达10.6亿元的果蔬深加工项目,预计年产值达100亿,这是正大在中国布局的第一个果蔬深加工基地。引进正大这样的跨国巨头不光“补链强链”,弥补寿光蔬菜产业链在“最后一公里”的短板,消化产能,关键是借助正大在全球的销售渠道,让寿光蔬菜产业集群更深入融入全球产业链,往价值链高端走。

新冠疫情爆发后,跨国公司在全球重新配置生产要素,提高抗风险能力,将生产环节搬到离原料端最近的地方,正大选择了寿光。

吸引这些跨国公司的,是寿光蔬菜产业的市场地位。寿光地利农产品物流园是中国最大的蔬菜集散中心,日均交易蔬菜820万公斤、年交易额100亿,寿光蔬菜指数成为中国蔬菜价格和交易趋势的风向标。

而将研发中心搬到离市场最近的地方,这同样是跨国种业公司的必然选择。新种子能在寿光推开,就能行销全球。寿光就这样成为全球种业的风向标。

2.全球化红利:寿光种业公司的狂飙突进

截至目前,世界知名种子公司在寿光推广蔬菜品种达860多个,李保民种的彩椒,用的就是国外种子。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购买一株国外彩椒种苗要1.25元,一株能结10斤,中间商出口收购价五六元一斤,在欧洲市场,这样的彩椒每斤卖到十多元。

从整个产业链环节看,种苗利润最高,国外彩椒苗子卖得贵,但李保民愿意用,因为质量高,产出高,效益好。

这是全球化典型特征,整个产业链不遗余力地细化分工,让每个参与者在自己的领域把技术推向极致。寿光企业敢在日本、荷兰建大棚种菜,背后是寿光蔬菜在全球蔬菜产业链制造环节,如同台积电在全球半导体产业一般强悍的存在。

跨国种子公司向中国菜农卖种子时,带来了优质的种质资源和先进技术,这些年寿光引进了430多项国外农业新技术。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是县域经济积极拥抱全球化,深度参与国际产业链分工与协作的结果,当地种子公司在创新能力上也获得了巨大提升。

2000年前后,寿光国产蔬菜种子市场占有率只有54%,往返寿光与潍坊的路上,各国彩旗飘扬,现在已经看不到这种景象了。这10年间,全球化浪潮下合纵连横轮番上演,全球最大蔬菜种子公司圣尼斯被孟山都并购,拜耳又并购了孟山都,中化收购了先正达,这家全球农化巨头现在实际控制人是国务院国资委。先正达正准备在科创板上市,有望成为科创板最大IPO。

攻守进退间,2021年,寿光国产蔬菜种子市场占有率提升到70%以上,“除了彩椒、洋葱、胡萝卜等少量品种外,黄瓜、圆茄、丝瓜、苦瓜、豆类、西葫芦、甜瓜、樱桃番茄等绝大多数都用的是国产的种子。” 寿光蔬菜种业集团副总经理、研发中心主任程琳说。

在种子研发领域,各种要素资源正快速向寿光集结——

国家现代蔬菜种业创新创业基地,中国农科院寿光蔬菜研发中心,国家蔬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寿光研发中心、全国蔬菜质量标准中心这四个国家级平台落户寿光,一下抬高了寿光蔬菜的“门槛”——这里全部是按“国标”种菜的。

遗传育种专家方智远、设施园艺专家李天来、中国的“辣椒大王”邹学校、农业信息化领军人物赵春江在这里汇集,他们每一位的研究领域都针对蔬菜产业核心要素。

当全球顶级农学院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植物育种系教授像地道的菜农一样在寿光的大棚里劳作,你不能不感慨这片土地强大的虹吸效应——能把全中国全世界最优秀的专家学者吸引到这里,寿光凭什么?

11.jpg

赵春江院士领衔规划设计的单体占地120亩的寿光型智能玻璃温室,汇集120多项智能大棚专利技术。李保民参观过这个智能大棚“旗舰店”,他最感兴趣的是各种机器人,人工采摘每小时工费25元,他的大棚也要“机器换人”。

专家研究成果第一时间在这里得到验证、应用,自然愿意把实验室放在田间地头;李保民们享受到技术红利带来的财富增值,自然会成为新技术的积极推广者。

2020年,寿光有71个蔬菜品种被农业农村部授予植物新品种权,超过历年总和;持有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的企业43家,育种研发的13家,7家获批省级技术研发中心。现在寿光全部是工厂化育苗,有专业育种育苗公司,种苗年繁育能力17亿株,是全国最大种苗繁育基地。相关企业正在计划上市,农业板块的创新突破能力和市场价值,正在被资本市场认可。

寿光蔬菜种业集团拥有农业农村部蔬菜种质创新重点实验室、山东省设施蔬菜技术创新中心等20多个含金量极高的省部级实验室和创新中心,并在积极创建国家级设施蔬菜创新中心;坚持10年建成的种质资源库,拥有2.1万份种质资源,是继中国农科院之后的全国第二大种质资源库;与荷兰瓦大、中国农大等国内外一流科研机构对接,聘请了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植物育种系教授作为育种技术总监。

22.jpg

寿光蔬菜种业集团副总经理、研发中心主任程琳说,种业竞争核心在种质资源上,全球顶级种业公司在这一领域都有上百年积累,这使他们的原始创新能力特别强,一旦遇到病虫害,能迅速推出抗病害新产品。

“但在这个赛道,中国选手已经加入进来,并且干劲十足,假以时日,必将弯道超车。”寿光市蔬菜产业发展中心副主任范立国说。

当国家级研发资源向民企开放,当中国民企能对接到全球一流研发资源,寿光种子企业释放出的创新活力让人惊叹。截至2020年底,寿光一共有140多个自主研发的创新品种,2025要达到200个。在“种子芯片”领域有所突破,成为“种业硅谷”,一直是寿光孜孜以求的目标。

3.小镇汇集的创新生态:国家队、直播电商、创新园区

要成为某个领域的“硅谷”,一个成熟的创新生态不可或缺,这是寿光模式再升级最需要的“营养土”。随着聚集效应显现,“土层”不断加厚,各种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在寿光涌现,并不断向外辐射。

寿光洛城街道寨里村是传统蔬菜种植村,这里不光有赵春江院士领衔设计的全国最大单体智能玻璃温棚,这里还是全国闻名的电商直播网红村。

馥鲜果蔬的直播间就建在寨里村。这家本土电商公司现在在16家电商平台销售136种生鲜产品,其中寿光蔬菜52个品种,粉丝80万,日销量1万单、5万斤,2019年销售额2亿,2020年达到4.6亿。

33.jpg

随着这个火箭般蹿升速度跨越的,一个是传统农产品,通过直播电商这个新渠道,它们有了上行的高速路,并且有了实现品牌化的快速通道。   

一个是抓住红利的创业者。馥鲜果蔬创始人、文诚集团董事长王建文就是代表。

在北京做淘宝店主,后来返乡创业,通过直播电商创造了1分钟卖光10万斤羊角蜜,一个月销售75万斤贝贝南瓜,两年卖出7000万斤寿光蔬菜,这就是这个洛城街道褚庄村村民的创富故事。

2020年疫情让全球产业链断链,通往欧洲的贸易通道因为一些贸易公司的倒闭而阻断。但在中国,各大电商平台生鲜果蔬订单增长5倍。从创立馥鲜农业起势,王建文从头到尾经历了直播电商这波红利,并将业务延伸到种子研发,种苗培育、供应链服务、餐饮等领域。         

这样的年轻人回乡创业,敢想敢干,将最新的商业模式嫁接到瓜果蔬菜,将先进的互联网思维播撒到寿光,激发着乡村活力。

旺林农业的创立人齐炳林,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植物学硕士,回乡后成立了一家种苗公司,现在已经成为黄瓜育苗大户,并成功研发了戴安娜番茄这个新品种,终端零售价达20元。

44.jpg

在田柳镇,寿光现代农业创新园区创出的“开发商+运营商+家庭农场”模式,将创业门槛再度降低。

这里就像硅谷一样,创业者只要有一个好的idea,租一个大棚当“车间”,就可以拎包入园,大干一番,1亩地年租金1万,比自建大棚成本低很多,园区提供一流的技术标准、种子、产品检测、保险等各项标准服务,还提供低息贷款,销售可以包给园区运营商。

这样的农业园区吸引了很多从事各种职业又回到乡村的人。整个示范园区79户种植户中,年轻人占到1 /3。

而全球独一份的“工程师红利”,进一步降低创新门槛。

在现代农业创新园区,技术员张国成有30年种棚经验,拥有高级农艺师证书,24岁助理技术员梁晓燕是农业硕士。在寿光,像他们这样专业的农业技术员有2.5万名,现在被派驻到各重点园区进行技术指导。人才领域多年的积淀 现在厚积薄发,成为寿光创新体系的重要一环。

在寿光,像田柳镇这样的农业创新园区有18个,现在东营盐碱地上也建起了同样的“果蔬工厂”。

55.jpg

一个风向标般的存在是,2019年,中国农科院寿光蔬菜研发中心在寨里村扎营,研究员刘伟担任寿光市副市长,去年以来有10多个国家级课题在这里落地,18个黄瓜新品种育成。

国家队扎根这里,不光使基础科学研究与市场距离大大缩短,对新技术、新产品、新市场影响巨大,同时释放了强烈信号,加速了各种创新要素聚集,这些要素的聚集也使配套产业链条进一步成熟。农业产业再也不是局限于传统的种养殖环节,一个覆盖一二三产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正在这片土地上形成。 

现在,从膜、种苗、有机肥到高端果蔬所需的各种包装盒都能在寿光找到;服务于物联网远程控制水肥一体化系统的圣大节水、专业进行农业机械装备的亿嘉股份等都已上了新三板;各种农村金融、保险,电商营销等高端供应链服务也应运而生。

4.一个小番茄为什么要创出200多个新品种?

这股创新大潮被时代裹挟,在它背后,是中国消费升级和消费互联网的滚滚红利,它让文诚集团这样的新势力找到财富迅速积累的钥匙,也深深影响全球种业竞争格局。

以往一个种业跨国公司,只要铺满中国市场的渠道,就能够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像草莓西红柿这样的爆款单品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市场,现代农业已经到了一个新产品创造引领新需求的时代。

66.jpg

这种串收小番茄,3串卖到近60块,月销1万件。赵春江领衔设计的智能大棚种的就有这种专供电商平台的串收小番茄。

育苗在严格控温的温室中进行,“呼吸”的是经过过滤杀菌的空气,每时每刻都有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设备进行环境监控。这是把水果当公主养,当奢侈品卖吗?

“月销1万+”的数据意味着电商平台将分散的农产品需求在云端拼在一起,串收小番茄消费很小众,但对于中国市场而言就是一块巨大蛋糕,谁能快速地匹配供给和需求,谁就能吃到消费升级的红利,果蔬市场越来越细分,创新频率越来越高。

77.jpg

在“蔬菜小镇”,一个小番茄竟被企业创出200多种新品种,消费互联网巨大的创新空间正在颠覆原有认知,也在重塑创新的逻辑,重构农业价值链。

在这条创新链上,我们看到,寿光蔬菜产业集团和馥鲜果蔬、盒马鲜生密切接触,消费互联网将最新市场信息传递给研发端,同时又将新产品快速推向市场。这些创新要素快速配置在一起,建立起一套敏捷的供给能力体系,在中国从世界工厂到世界市场的角色转变这个宏大时代背景下,全球种业竞争博弈发生变化,寿光蔬菜产业正快速向价值链高端攀升。

一切正如王建文在获得2020年度“感动寿光”的那句评奖词,它不光评价王建文本人,它更隐喻了这个时代——

“用众力者,无敌于天下;用众智者,无惧于圣人。洞察先机,创新势能;厚积薄发,柳暗花明。”  

寿光模式的升级,恰恰在于它的产业路径与时代趋势深度契合,在深度融入全球化的过程中加速了“蔬菜产业硅谷”的崛起。

来源:齐鲁晚报